學者文揚:也許這是一場及時爆發的技術戰爭(組圖)

2018年04月27日     5206     檢舉

在美國政府宣布對中興公司進行制裁的第二天,觀察者網專欄作者陳經使用了「技術戰爭」這個詞,認為其內在邏輯大大不同於此前的貿易戰。

事態仍在發展過程中,一方面傳出美國還將針對更多中國科技公司進行類似的制裁,另一方面又有消息說美國財長正準備來華進行談判。局勢的走向到底如何,還無法準確判定。

但是,有一個新事物確實出現了:因「中興事件」爆發而在中國輿論場引發的熱議,在一周時間裡,形成了一個多年未有的各抒己見、暢所欲言良好局面!

暫時拋開中興事件本身,如果單看這場圍繞尖端科技問題的「技術戰爭」,以及由此而展開的關於中美關係乃至中國未來道路的大討論,會發現此事非同小可。

首先一點,這個事件,是在中美貿易戰的大背景下出現的,屬於中美之間大國摩擦漫長邊界線上的一個局部,因此,即使是科技領域的問題,卻也直接涉及從戰略到貿易、從政治到外交乃至軍事的各個方面,因此各方都關心、人人有話說是必然的。

但同時,話題的中心,恰恰是關於中興公司以及晶片技術,雖然人聲鼎沸、輿論大嘩,卻並不很混亂,由於大量科技人士和實業人士參與進來,圍繞技術要點抽絲剝繭,針對產業困難撥雲見日,問題的實質在討論中愈發清楚了。

手機上的中興logo標識(@視覺中國)

想像一下,如果話題中心不是中興和晶片,而是朝鮮和核試,或是南海和造島,或是台海和軍售,雖然也都是中美摩擦點,也都涉及很多方面,但卻難以進行如此廣泛和深入的討論。

再想像一下,如果是關於意識形態或政治制度,比如社會主義資本主義,比如自由民主人權,那就更不可能了。雖然也都是中美摩擦點,也都涉及很多方面,卻根本無法討論。

看起來存在一個話題光譜:一端是純政治,一端是純技術,中間分布著戰略、軍事、外交、經濟、貿易、文化等各個領域。雖然在光譜的任何一個點上都可以建立起關於中美關係的認知模型,但其中政治成分和技術成分各占多少,卻直接決定著該模型的「可討論性」。

回顧一下近半個世紀以來的中美關係,很多時候都是被政治問題所主導,例如所謂的「人權記錄」,或者「憲政」與「法治」,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借某個事件掀起一個小高潮,國內的各派也每隔一段時間就混戰一場,親美與反美兩派人士的勢不兩立程度,比兩國政府間關係還嚴重百倍。

但是,幾十年里無數的口水,無數個回合,有誰能夠從中梳理出些許線條和脈絡嗎?有誰能夠發現其中的「階段」、「進展」甚至「成果」嗎?除了留下一大堆惡言惡語,生出一大堆私人恩怨,對於真正的問題有任何實際的解決嗎?

政治問題是如此,經濟問題也沒好到哪裡去。雖然表面上看是經濟理論之爭,但實際上各派「經濟學家」們還是在談政治,甚至就是在搞政治。在「華盛頓共識」市場化、自由化、私有化浪潮的推動下,中國經濟學界關於「市場作用」、「政府管制」、「國退民進」、「金融開放」、「產業政策」等等每一個被熱炒的經濟議題背後,其實都有中美關係的影子和政治問題的線索。所以,幾十年里無數的經濟理論爭論,其實也都是一本糊塗帳,也沒有人能夠整理出其中的「階段」、「進展」和「成果」。

類似的情況,在國際關係領域、外交戰略領域也都存在。中美關係平穩的時候會出現一股思潮,緊張的時候又冒出另一個流派。

終於,這種混亂局面開始改變了,拜「特朗普革命」所賜,中美關係先是從「虛打虛」的意識形態爭論掉頭轉入了「實打實」貿易摩擦,緊接著又通過此次「中興事件」進一步轉入了更加「實打實」的「技術戰爭」。

形勢立刻豁然開朗,中美關係的圖景清晰異常。

首先,在美國方面,就是要遏制中國發展的勢頭、打斷中國前行的進程。特朗普的「美國優先」同時包括了「中國必須靠後」、「所有國家都必須靠後」的意思,也就是說,能夠競爭的領域靠美國自己的努力,無力競爭的領域則靠對外國的打壓。今天的美國就是這樣一個國家,燈塔的照明已經關掉了,重新變身為一個黑臉老大。

而中國方面,此事件一出,關於中美關係的幾種定位——「夫妻論」、「共治論」、「不好不壞論」,也都難以維持了。既然對方直接下了卡脖子、點死穴的毒手,那麼,繼續活在幻想里就是坐以待斃。無論前方有路還是沒路,都只能邁開步伐走下去。一個世界大國的崛起之路,一個偉大民族的復興之路,被一個技術障礙所阻擋,是不可想像的。

這就是建立在「技術戰爭」這一新的理解上關於中美關係的新的認知模型,簡明而且清晰。美國要做什麼、有幾個策略選擇,中國要做什麼、有幾個策略選擇,都一覽無餘。

當地時間2018年1月26日,瑞士達沃斯,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第48屆世界經濟論壇年會上發表演說。特朗普開場就表示,作為美國總統,會一直堅持「美國優先」。(東方IC)

而且,正是由於這一認知模型建立在非常靠近技術端的話題光譜位置上,因此具有了極大的「可討論性」。正如過去一周輿論場上的討論所反映出來的,人們最大程度地擺脫了那些似是而非、自相矛盾的政治哲學「大詞」的折磨,也最大程度地排除了那些故弄玄虛、自說自話的經濟理論模型的干擾,既然核心問題是晶片,是科技,那麼即使是中美關係這個龐雜問題,也同樣可以運用科學的思維、按照科學的方法來理解問題、討論問題並尋求解決問題的途徑。

多年來第一次,如此重大的國家戰略問題、國際關係問題,有這麼多科技界、實業界的人士積極參與討論並貢獻才華智慧。也是多年來第一次,如此敏感的政治和外交問題,沒有受到「泛政治化」、「泛道德化」勢力的劫持,陷入到醬缸一般渾渾噩噩的話語泥潭當中。

順便說一句,恐怕也是多年來第一次,如此大規模的大討論,政府的網信管理部門並不太緊張。

可以認為,如果中美之間這場「技術戰爭」早晚要降臨,那麼還是早一些降臨更好。通過「技術戰爭」這個側面,不僅及時地展現出中美關係更深層的實質,而且及時地塑造了中國知識界、輿論界的「可討論性」生態。

面對嚴峻的國內國際新形勢,恐怕沒有什麼比上下一致、群策群力、共度時艱的局面更寶貴的了。

只要這個局面能夠長期保持,中興公司的問題終歸會得到解決,晶片技術的問題終究會得到解決。而中美關係這個大問題,也終歸會得到解決。

【文/觀察者網專欄作者 文揚】

更多精彩文章請點擊下方關注我們的粉絲頁!我是小編小喜,請多多指教!(。・∀・)ノ゙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