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 廚師在美打工的那些心酸經歷,你不懂......

了解更多知識娛樂     2017年08月16日     檢舉

在國內,或許有很多廚師夢想著有一天能到國外打工,掙更多的錢;或者有一些廚師想著到國外學習,提高一下自己的廚藝,回國掙更多的錢,但國外的情況,估計很多廚師朋友並不了解。

今天,紅廚網記者採訪了曾在法國頂級學校「法國藍帶廚藝學院」學習,後又轉戰美國工作的廚師李雪豐,讓他帶我們了解一下,在國外學廚、工作是一種什麼樣的感受。

本文主人公:李雪豐

廚藝與文化的碰撞  

由於非常喜歡甜點和烘焙,李雪豐在畢業後選擇了去法國藍帶學院學習廚藝。法國藍帶學院每年的學費大概是30萬RMB,主要學習頭盤、主菜、甜點等。

每堂課老師會示範一個前菜、一個主菜和一個甜點,下午則讓學生去廚房實踐,做完後,廚師長品嚐、打分。

法國學院「寬進嚴出」,每隔三個月便會有初級、中級的評分考試,如果考試不及格則不可以畢業。

在這裡,你會認識來自世界各國的人,不同的想法不同的文化相互碰撞,李雪豐發現:「我們中國學生經常會有一種文化優越感,他們總覺得什麼菜都比不上我們中餐,中餐是世界上最好吃的。」

比如廚師長試完菜,中國學生就會說:「這個菜如果用中餐的做的話會更好吃。」而英國、美國的學生則會說:「我會弄出一些更好的創意。」

其實,我們應該尊重自己的文化、有自豪感是應該的,但有優越感則是不明智的,學廚也是一樣的道理,要抱著平等、尊重的心態學習,不然即使我們走出國門,也提升不了自己的廚藝。

拿到畢業證書

李雪豐:「目前,雖然世界華人中餐館遍布全球,但我們中餐在國外的地位還是很低的,都是一些快餐,連國內的蓋澆飯都比不上,餐館面積只有肯德基的三分之一,就已經算很好了。說句不好聽的,中餐在國外,都是給沒錢吃飯的黑鬼吃的。」

「美國那邊情況比較好一些,像廣東,香港的有錢人會移民到美國,他們口味刁鑽,所以美國那邊的中餐相對做的會好一點。」

圖片來源:The New Yorker

異國他鄉:孤獨與寂寞  

李雪豐:「剛開始到到國外的時候,發生了很多讓人哭笑不得又覺得心酸的事,很多學生吃不慣法國的東西,每隔幾天便跑到很遠的中國超市買大米,而且出國行李箱裝的不是衣服,而是電飯鍋和家鄉特產。」

每次李雪豐做完自己的菜品,給廚師長打完分後,便會帶回去給朋友吃,而朋友每次都會重新入鍋爆炒。「他們覺得法國菜太清淡了,沒味道,吃不慣。」立雪豐哭笑不得地說。

「我們那邊還有一個廣州學生,他住的地方離巴黎很遠,那邊也沒有賣燒鵝,他每次來巴黎都要帶六隻燒鵝回去。」

圖片來源於網絡

很多留學生在國外,經常會跑到很遠的中餐館吃飯,因為他們覺得有家鄉的味道。

異國他鄉需忍受孤獨和寂寞,這裡沒有你的家人,沒有你的親戚朋友,生活中的大事小事都要靠自己,從踏上異國他鄉土地上的那一天起,我們就是「外國人」。

國外不是天堂  

「外國人」這個標籤時時刻刻都在提醒我們,我們不屬於本國人民,我們是無根的草。很多留學生在中餐館吃著吃著,眼淚就掉下來了。還有一些50、60歲的大廚,交了20、30萬中介費或者簽了幾年的合同,回不了家,在後廚乾著乾著也會忍不住哭起來。

這些遠渡重洋、在異國他鄉工作的廚師,真的不容易,為了多賺幾個錢,為了讓老婆和孩子過的更好、更幸福,吃了太多太多的苦。

李雪豐:「我認識一個50多歲的師傅,他在山西已經是一家五星級酒店的主廚了,每天去酒店基本什麼都不用乾,身邊配菜就有五六個,炒鍋也有五六個;來到巴黎後,整天呆在油乎乎的小廚房裡,從天亮忙到天黑,中間只休息十幾分鐘,又做配菜又做烤鴨,有時候還要被老闆呵斥,下了班一個人回到十來平方的小屋子,連一個說話的人都沒有,真的很可憐。」

圖片來源於網絡

非法打工者的生活  

而這還算好的了,大多數廚師赴美,需要交八萬美元左右(人民幣53萬左右)給蛇頭,靠蛇頭指引,輾轉幾個國家或者幾個洲,再偷渡到美國,中途如果被抓到,需要申請政治庇護。

通過之後還需交9000美金——幾萬美金不等的保釋金,才能得到保釋,如果不成功的會被遣送回國,中方會將其拉入黑名單,交的費用也沒有了。而順利抵達美國的也沒有合法的身份,只能到唐人街找中介所介紹工作。

大多數是在中餐館打黑工,一天站十幾個小時,不管切菜還是炒鍋全都是站著的,站太久,血管都堵住了,整個腿的筋都是凸出來的,很嚇人。

圖片來源於網絡

最好的福利大概就是包吃住吧,但這些福利也要看老闆,大多數餐館提供的住宿是由別墅或公寓改造的臨時宿舍。

宿捨離工作的地方大概要4、5個小時,有的更久,深夜回來洗完澡後,還得花很多時間蹲在廁所裡,手洗滿是油漬的衣服。

每個國外打工的廚師,都有睡在潮濕地下室、或者幾個人擠在一起的心酸史,房間由於沒時間打掃,經常彌散著各種氣味。

李雪豐在美國

如果想來美國打工,最好有強壯的體格,因為美國的醫療很昂貴,即使是合法打工,也別指望老闆給你買醫療和養老保險等,就是工傷事故的費用也要你自己掏腰包。對打黑工者們來說,就更不必說了。

如果你生病了也沒人過問,大家都是出來賺錢的,很忙,有的人是家裡借錢弄出來的,身上背著幾十萬的高利貸,根本沒時間管你。除非你病倒了,老闆可能會問問,畢竟你倒下去,後廚的活就沒人乾了。

在國外受的這些苦,都只能默默往下嚥,畢竟隔得那麼遠,就算告訴家人,也只能讓他們乾著急罷了。

2017.4.13,從福建長樂偷渡到美國的林代明,猝死在位於波士頓的一家中餐館宿舍內,留下妻子和兩個兒子在中國悲痛欲絕,為了偷渡美國,家中背債50多萬偷渡費。

不可忽略的種族歧視  

在國外除了孤獨與寂寞,還有一個不可忽視的問題:種族歧視。

李雪豐:「其實美國算是國外比較平等的國家了,法國的種族歧視則很嚴重。在法國,本土人、黑人和阿拉伯人對中國的歧視最嚴重。」

李雪豐:「巴黎有一個十三區,很多中國人在那裡做生意,經常會發生打砸搶劫,像我住市中心的會好一些,但如果住偏一點的中國人,經常會被搶劫。」

李雪豐:「現在香街(香榭麗舍大道)的旅遊團很多,搶劫的也很多,他們對日本、韓國的態度很好,但如果看到漢語的話,就直接把整個車廂玻璃給砸了,東西搶走,非常可怕,而中國人去報案,基本沒有破案率的。所以如果在國外打工,身上不要帶太多的錢,帶20—50美元就夠了,遇到打劫的,就把這幾十塊美元給他,不給的話,後果無法保障。」

圖片來源於網絡

很多在美的華人在國外打電話,都盡量不用漢語,用英語,甚至有些華人家庭,在春節的時候,是把春聯貼在大門的里側而不是外側,為的就是不想讓其他人知道——這戶人家住的是華人。

如果廚師的英語好的話,建議在國外講英語,如果英語不好的話,就盡量少講,這雖然很憋屈,但是確實是保護好自己的辦法之一,出門在外,沒得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