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古老貴族仍是歐洲真正的主人……(組圖)

2017年10月03日     檢舉

作為古老而顯赫封號及遺產的繼承者,歐洲貴族行事低調,儘量避開媒體。如此一來,他們既能避稅,又能從布魯塞爾那裡拿到不菲的資助。他們拿主權做交易,將歐洲視同自身的世襲領土。他們才是歐洲的真正主人,跟500年前一模一樣。

贊助商鏈接

義大利銀行經濟學家一年前的調查表明,近600年來,佛羅倫斯最富有家族排行榜幾乎未有任何改變,這令不少人大跌眼鏡。

整個20世紀,舊有貴族沒落、「舊資產」流失一直是最受作家青睞的題材,與之相關的詩歌及小說俯拾皆是。從《櫻桃園》中的柳博芙·拉涅夫斯卡婭,到《慾望號街車》中的布蘭奇·杜波依斯,銀幕及話劇舞台上的沒落貴族,幾乎全都一文不名且稟性孤傲。難怪在歐洲大街上,隨便找個人問問,他們眼中的貴族形象一定是古怪的老頭,居住在家族留下來的凋敝不堪的古堡中,房間採光不佳、供暖差、頂部漏雨……

贊助商鏈接

《慾望號街車》中的布蘭奇·杜波依斯 圖/豆瓣電影

然而,事實與人們的想像大相逕庭,歐洲著名的貴族世家順利挺過了所有的社會動盪。他們的財產不僅未被戰爭與革命所吞噬,還成功實現了增值,只是不為人知罷了。

顯赫的貴族世家依然手握歐洲最昂貴的資產,即土地和房產。莎士比亞在悲劇《麥克白》中提到的考特爵士,如今還居住在自己的世襲城堡中。德國的菲爾斯滕貝格家族自13世紀開始聞達,目前仍坐擁自家位於海利根貝格和魏特拉的古堡以及位於多瑙埃興根的宮殿。至於極富傳奇色彩的施瓦岑貝格家族,所擁有的城堡及宮殿的數量頗為可觀,最著名的當屬維也納市中心宏偉富麗的施瓦岑貝格宮。

英國可謂寸土寸金,當地人也算了一筆帳,截至2010年,該國三分之一的土地都被貴族緊攥手中。威斯敏斯特公爵便擁有倫敦部分最高端地段,雲集石油及金融巨頭的梅菲爾區、白金漢宮所在的貝爾格萊維亞區都是他的財產。而卡多根伯爵名下的資產包括倫敦著名的卡多根廣場、斯隆街和國王大道的一部分,也是相當炙手可熱。哈利街和豪宅區馬里波恩則屬於霍華德·德·沃爾登女勳爵的產業。

贊助商鏈接

上述街區所有房屋的租金之高,睥睨全球。要買下一棟,幾乎是不可能的。哪怕豪擲數億美元,也只能拿到一棟別墅35年以上的租賃權,而且還每年還得繳納土地租金。

在皇家古堡和宮殿當中,珍藏著不計其數的古書、名畫、古董家具、藝術傑作。要對它們估價,殊為不易。「舊錢」跟白手起家所掙的新錢不一樣,偏愛低調。

比爾·蓋茨和扎克伯格經營公司需要發行股票,他們的財產幾何,一目了然。然而,西班牙阿爾瓦公爵家族的祖產,隨便拿出幾幅大畫家委拉斯凱茲和戈雅的真跡、若干封哥倫布的親筆信、找一處馬德里和塞維亞的宮殿,或是一本《唐吉坷德》的首印本,又價值多少呢?對於第十九世阿爾瓦公爵的財產,各路行家給出的估值從6億-47億歐元不等,出入非常之大!

在高稅收的歐洲國家,這些家族為何沒被政府逼得財富縮水?畢竟各國都在抱怨預算捉襟見肘,而這些古老家族又富可敵國。對於普通人來說,若要出售房屋、名畫或是古董,都得支付不菲的增值稅,在西班牙,稅率高達34%,英國更是逼近40%。遺產稅的稅率與之相差無幾。

贊助商鏈接

然而,如果說普通歐洲人在繼承房產後,為支付高額的遺產稅,多半只能忍痛賣房,但那些身家顯赫的貴族自有規避之道。最流行的方式是將資產所有權、管理權和受益權全部轉移給基金會。當然,基金會的運營者皆為本家族成員。如此一來,子孫後代便能不交一分錢,便繼續坐享巨額財富。

若是出售古董,也有迂迴之策。2001年,英國北約克郡霍華德城堡的主人以940萬英鎊的高價,出售了18世紀著名肖像畫家喬舒亞·雷諾茲的一幅作品,為了避稅,賣家給出的理由如下:此畫並非藝術品,而是城堡建築內飾的一部分。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上訴法院竟然採信了這一說法。或許,出身顯赫的法官們選擇站在同等階層的賣家一方,至於預算赤字,還是由普通納稅人去填充吧。

贊助商鏈接

霍華德城堡 圖/攜程

儘管20世紀風雨飄搖,革命浪潮此起彼伏,但這些歐洲貴胄們不僅保全了家財,而且還利用它們撈到了可觀的政治紅利。1999年,時任英國首相的布萊爾試圖對上議院進行改革,減少那些世襲、法律貴族、家權、終身貴族的數量,然而,無論他怎樣削減人數,英國的貴族仍然繼續行使著最高立法權。非但如此,他們在政府里同樣朝中有人,特雷莎·梅的班子就包含一名公爵、一名子爵、三名男爵。

這些富得流油的世家子弟還將目光投向了歐盟,由於他們動輒擁有數萬公頃的土地,因而多以農場主自居,可以申請到布魯塞爾用於農業的可觀補貼。補貼的金額是與土地的面積直接掛鉤的,所以這些所謂的貴族農場主,像是英國的馬爾伯勒威公爵、威斯敏斯特公爵、羅斯柴爾德勳爵,每年都能拿到70萬-100萬英鎊不等的補貼。他們因而對脫歐頗有微詞。

贊助商鏈接

羅斯柴爾德家族徽章 圖/維基百科

第18世阿爾瓦女公爵於2014年去世,據說她所掌握的土地跨越西班牙南北。當然,歐盟也向她提供了補貼。2006年,為她服務的農民舉行示威,要求將數百萬的補貼直接發放給真正的耕作者。抗議人群遭到暴力驅散,非但如此,女公爵還斥示威者為「瘋子」和「土匪」。最終,法院判她出言不當,應支付6000歐元的罰款,但拿到高額補貼的依舊是她本人。

當然,上述小聰明跟把王國變成離岸避免天堂的商業運作相比,實在不值一提。摩納哥王子將自己的國家辦成了令全球富人趨之若鶩的離岸中心。在巨額利潤的刺激下,盧森堡大公也採取了同樣的做法。

贊助商鏈接

雖然富可敵國,但歐洲貴族卻相當低調,例外的大概就是溫莎公爵以及年邁任性的阿爾瓦女公爵了。貴族們的錦衣夜行是有原因的。

首先,這能避免引起社會對其巨額遺產、灰色致富以及避稅的高度關注。在貧富分化加劇、中產階層收入下降的歐洲,明哲保身是很有必要的。

其次,這些貴族資產的原始積累正如馬克思所說,並非田園詩式的過程,而「是用血和火的文字載入人類編年史的」。他們的發家不僅通過殖民戰爭、海盜和奴隸貿易。在20世紀,他們還曾與法西斯政權合作,攫取不義之財。

義大利的鮑格才和托洛尼亞家族都曾支持過墨索里尼的統治,阿爾瓦公爵在佛朗哥執政時曾擔任西班牙駐英大使,而蒂森-博爾奈米紹男爵更是靠與德國的合作大發橫財,她女兒還將德軍邀至自己的城堡,辦晚會供後者尋歡作樂。有一次,醉醺醺的客人甚至槍殺了近200名猶太人。從猶太人處掠奪的名畫成為蒂森-博爾奈米紹家族的私人珍藏。

贊助商鏈接

無論時代如何變遷,歐洲的貴族世家繁盛依舊。他們的財產是全球化經濟中的灰色地帶。他們的遺產繼承和私底下的權力掌控體現了歐洲民主的陰暗面。唯一能夠妨礙他們安享巨額家產的,大概只有社會輿論和大眾曝光了。難怪他們會選擇深居簡出。

(文章轉自參考消息,編譯/童師群,原文為《歐洲真正的主人》刊登於俄羅斯《觀點報》)

贊助商鏈接

更多重點新聞請點擊下方關注我們的粉絲頁!(。・∀・)ノ゙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