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反覆忽悠華社 馬華盡顯奴性本質

2017年10月02日     1666     檢舉

民主行動黨秘書長兼峇眼區國會議員林冠英於2017年9月29日在吉隆坡發表的文告:

喝酒吃豬肉有罪嗎?如果沒有罪,為什麼馬華怪罪行動黨質疑啤酒節被禁?尤其是當局拒絕的理由極之荒唐和出爾反爾,先指伊斯蘭黨反對的宗教問題,接著指政治政治,最後說是安全考量,令華社和非馬來社會無法接受。

馬華署理總會長魏家祥再次咬文嚼字誣賴我,我幾時挑戰過馬華總會長拿督斯里廖中萊比喝酒?我所發表的言論是挑戰廖中萊敢敢來檳城,看民眾喝酒有什麼罪?到底是觸犯了道德問題?宗教敏感?還是威脅了民眾安全?

馬華在禁啤酒節事上立場出爾反爾,吉隆坡市政局的理由無法引起共鳴,只有馬華可以接受3個不同的拒絕理由,一開始說是宗教問題,接著說政治敏感,後來才說安全考量而禁止。

啤酒節5年前辦沒有問題,現在就有問題,廖中萊怎會如此天真接受這理由?他不喝酒不吃豬肉沒有錯,但喝酒和吃豬肉也沒有錯啊!為什麼他可以接受那3個荒唐理由禁啤酒節。

魏家祥和馬青總團長張盛聞慣性信口開河,他們不能拿出證據,證明我幾時說過執政檳州一屆就可解決檳州水患。我沒在檳州說過一屆可解決水患,因為治水是聯邦政府負責,我們只有州權,沒有聯邦政權,國陣擁有政權而不治水。

聯邦政府說2006年開始撥款26億令吉給檳城雙溪檳榔治水,但至今只撥了4億4300萬令吉,才占總數的區區16%,再次證明國陣「一諾千金」的諾言是個大謊言。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國陣就是報復檳州人民選擇了希望聯盟當政府。

雖然治水是聯邦政府負責,但檳州政府並沒因此袖手旁觀坐以待斃,而是積極補救,從2008年開始已撥出4億500萬令吉治水,和聯邦政府從2006年開始撥款治水的總額旗鼓相當。

馬華領袖把話說得很絕,還說承認統考最後一哩路,但統考還是沒被承認,難道這一哩路就走不完嗎?確實虎頭蛇尾,就像聯邦政府承諾檳州治水的26億令吉,但11年來只給了16%的撥款,只有「講」字,空雷不雨,難怪被選民唾棄。

林冠英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