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中國:喝著「狼奶」的危險一代?

2017年08月19日     4130     檢舉

就在數日前(8月13日),中國電影「戰狼2」票房達到6.793億美元。加上國際票房,「戰狼2」已經超過原排名100的「阿甘正傳」,正式進入全球票房前百強榜,成為首部進前100的華語電影。引起西方媒體討論的,除了中國的娛樂產業前景外,就屬「民族主義」最讓人津津樂道。 美國影評多數認為,就技術、特效和拍攝手法而言,這不過是ㄧ部「好萊塢大片法則」的複製電影,但美國英雄在全球各地扶弱濟貧並不讓人稀奇,當「中國英雄」出現在螢幕上,就算在中國內部,也會出現「是否炒作民族主義」的聲浪。 

對於中國近年增長的民族主義情緒,港台和西方普遍認為危險(多維記者:范曉鵬/攝) BBC評論是,「橫掃中國票房的民族主義動作片」、「好萊塢化的強國敘事」;紐約時報則寫「點燃中國人的鷹派愛國主義激情」;台灣媒體近日則發了一篇與電影無關、但仍應景的文章「中國如何喂養出吃民族主義『狼奶』長大的年輕世代」;美國電影評論媒體「好萊塢報道者」則寫得更直白,「對美國觀眾而言,電影呈現出的冗長的『中國沙文主義』可能會讓他們興味索然,但平心而論,這種設定如果是放在『第一滴血』里的美國電影角色身上,似乎還挺靠譜的。」 毫無疑問,這是愛國主義、民族主義的爆發產生的結果,對於西方乃至港台而言,對中國「民族主義」的報道往往偏向危險,中國媒體則會反擊這是「西方偏見」,但就客觀而言,中國人的民族主義情緒在過去三十年的確快速增長,這或許是「崛起」的必經之路,但處於轉型期的中國需要很小心。 dwnews.com 2016年1月,既台灣藝人周子瑜道歉事件後,又發生了「帝吧出征」事件,台灣媒體開始注意到這群「小粉紅」──這其實已經發現得晚了,出生於大陸經濟起飛的九零後年輕人,與出生於1970、1980年後的中世代完全不同,用比較幽默的方式稱澳洲是「土澳」、美國許多地方是「村」,有開玩笑的成分、卻也帶有「我們與它(西方城市)沒什麼不同」的認知。 中國的民族主義,與西方有沒有不同?又帶有什麼意涵?仔細觀察中國社會,就可發現體現在兩方面。 相關閱讀 新媒評《二十二》超《戰狼2》:扎心卻溫馨 台灣北漂記:中國的民族主義令人震驚 中國取代美國強權 福山:民族主義是障礙 第一,帶著強烈的歷史感。 這個「歷史感」又可分為兩層,第一是屈辱,第二是自強。比如,在位於中國南京的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有幾個大字,「落後就要挨打?」 問號,是對日本昔日行為的責難,對於中國年輕人而言這卻也是肯定句,因為中國近代所受的欺侮就是鐵的證據。 許多外國媒體沒有注意到的是,跟「戰狼2」差不多時間上映的,還有一部中國慰安婦紀錄片「二十二」,這兩部都受到社會廣泛關注,也構成了當今中國年輕世代的面貌──一方面,自豪於「從被打到泥里走上國際舞台」,一方面,又不斷警惕自己「勿忘歷史,落後就要挨揍,唯有自強。」 第二,帶有強烈「保護自己」的心態。 「戰狼2」有兩個值得住意的細節,第一,「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的海報口號:第二,片中中國海軍想要用飛彈狙殺位於非洲的西方僱傭兵,但必須等「聯合國的公文」。 這就是中國如今的心態,一方面,人民相信「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反擊」,這與習近平日前說的「中國不會侵略擴張,但絕對會反擊侵略勢力」相符。所謂「中國夢」,有很大一部分是「我能保護好自己不受侵略」的自信,這與西方所想像的「稱霸」是有差距的。 另一方面,中國在電影里強調「遵守聯合國規則」,這與美國昔日繞過聯合國攻打伊拉克、「我就是國際規則的製造者」的心態截然不同,也凸顯出它想給外界「走與美國不同道路」的印象。 dwnews.com 當然,中國仍在適應「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這個角色,它有需要承擔的責任,也在適應在國際中所扮演的角色;而其它國家,也在適應、觀察這個新大國。中國所希望展現的「崛起非霸權」、「強大但和平」的形象,短期內仍難被西方國家相信,但不必急,因為這取決於中國人民、社會、政府自身的成長。 最後,引用鳳凰國際智庫研究員李江在金融時報上寫的評論「中國特色民族主義的弊端」,文中最後幾句話,與中國年輕人共勉。「民族主義,應該成為一種進步力量,即一種自由人以共同信念為同一個偉大目標奮鬥的積極力量。」 「中國的民族主義,不應該成為一個烏合之眾的旗幟。」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