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跨性別 LES :性別男,屬性"P"

2018年01月24日     1,996     檢舉

也許很多人都還不知道

在Les圈

有一種Les叫做

"跨性別Les"

「他們」

性別男,屬性"P"



從廣義上講

當對自我的心理性別與生理性別認同不一致者

即為"跨性別者"

接下來是網友對一個跨性別Les的個人專訪

何時發現自己是跨性別者,有過自我不認同嘛?

經本身為拉拉的朋友介紹,進了一個拉拉群。

在那裡,我認識了我的初戀,是個"T"



那年我19歲。

我倆在群里聊得最歡實,我告訴她我是男人也沒任何影響。

後來自然而然住一起,那時她就叫我媳婦,

我叫她老公,我倆相處得很融洽,我覺著就這樣繼續挺好的,就做跨P吧。



你並非從小就認定自己是女性?

我並非從小就認為自己是女性。我父母都是老師,從小對我很嚴厲,甚至可說是高壓,

12歲左右的時候我還曾被同班男同學強暴,

幾乎從小就不善於跟男生打成一片,自始至終就沒離開過女人的圈子。



你是否認為跨性別和同性戀一樣有先天與後天之分?

嗯,我覺得甭管啥性取向都存在先天和後天,

所以我個人不信奉「唯先天論」,

也不認為先天就具備優越感,更不認為「唯先天論」能「救同性權益」。

應該不少人對你的男性生理性別有過質疑吧?

肯定啊,我自己曾有個拉拉群,是全長春市最熱鬧的幾個拉拉群之一,

自2008年封禁至今。反對的聲音一開始特多,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

初入拉拉圈,竟然有人謠傳我強姦圈裡的姐妹,

還因此被很信任的T叫出來當街揍了一頓。

不過後來那個T在弄清楚事情真相後,特意加我微信給我道了歉。

除此之外,也許也有過更不爽的事吧,時間太久,忘了。

起初我很努力的解釋,告訴她們儘管我能力有限,

但我願意去為姐妹們爭取權益,至少給大家一個精神家園(建立貼吧、微博等)。

但後來我發現越解釋越累,要麼索性在微博上放哀樂趕人,要麼直接講我是直男。



覺得現在大家對你的態度是怎樣?

比最初寬容特別多。反對的聲音少很多,

其實大部分人是對我本人並不關心(我不認識你,我幹嘛理你,這個意思),

她們更關注我打造的這些平台,我也樂得如此。

我微博上好幾次公開性別,就是想試探有沒有人反感我的性別,若有,任其取關。



你和女友怎樣愛愛?

男女那樣做,我的丁丁插進她的身體里。

第一個T是女上位,我那時也不不懂愛愛,索性什麼都聽她的。

有趣的是,她教會我手活兒。半年後我跟第二個T在一起,才開始摸索男上女下的體位。



很多人說:

"既然你認同為『P』,就沒試過被你女友從後面上嘛?"

我也想試,始終沒來得及,我同她倆分手至少四年多咯。



你是只喜歡T嗎?

對。我很明確自己是想以女人的心理性別及心態找女人,

很享受被占有的感覺。

若把我硬當成是喜歡中性女人的直男,也成,但我心裡不這樣認同。

作為T,被你的"丁丁"插,不彆扭嘛?

用我初戀的話說:"既然長著這玩意兒,為啥不用?"

她很喜歡那種被「刺穿」的快感,

但對於丁丁在她身體里還是有一些抗拒。

而我,就是喜歡她撞在我身上,我後背撞在床板上的感覺。

我很享受愛愛時彼此的質感和那種活著的真實感。



作為一個女人,她真一點不浪漫。

她那個時候很胖啊,她要說想做,我根本沒法反抗,好幾次都把我弄痛。



想像一下,她興致一起,

直接把我抱起來砸床上的畫面(我當時沒有178也差不多了)。

還有一次她騎在我身上,低頭看我倆下身的連接處來了句:

"哈哈,免費看嗨片,在日本挺貴的呢。"

最可惡的一次,我和她剛愛愛結束,兩人都裸著。

我倍兒深情的和她對視,就想時間停在那一刻。

猜猜怎麼著,

她忽然來了句:"媳婦,我餓啦!"

氛圍瞬間被打的稀碎,我抬腳就踹,結果我掉床下啦。

她就這麼欠揍,可我揍不過她。一起的時候,

她錢包里始終有個女人的照片,

我不知道為啥她說她倆永遠不可能,

但我覺得她對這感情的堅守特神聖,

就在心裡默認不敢跟那個女人爭,不然現在跟她結婚的很可能就是我啦。

你有沒有跟其他跨性別者交流過,想過對父母出櫃嗎?

我幾乎沒有跟其她跨性別者聊過,

因為對"跨性別者"這個群體知之甚少,也就不願更多接觸。



一直未向拉圈以外的人"出櫃",

不然姐妹們就見不到"右域拉拉"咯。

甭管出櫃與否,亦甭管有多渴望做女人,我不敢變性。

在家鄉那個小農村,又生在這麼個教師家庭,

"出櫃"會讓整個村乃至整個縣都炸裂,對外只說我是直男罷。



姐妹們若真願對我好一點,

就對我使用"妳"、"她"一類的人稱代詞吧,我會很欣喜的。

愛情沒有界限

日子都是自己的

感謝那些為平權在努力的人們

認真的人

都該被深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