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海思的「備胎」有多強?這家美籍華人的晶片公司長期被它吊打

2019年05月19日     1,113     檢舉

華為海思的「備胎」有多強?這家美籍華人的晶片公司長期被它吊打

五年前,電視機動輒七八千,現在普遍兩三千,這樣的降價,國產的電視晶片大佬華為海思和晶晨半導體功不可沒。

電子產品離不開一顆「芯」,而造芯有多難,已經有無數文章進行了科普。那麼,一台電視里的晶片價格,到底是多少錢呢?

科創板申報企業晶晨半導體在近日披露的招股書中把價格報了出來,智能電視晶片的平均價格是35.69元,智能機頂盒的晶片價格更低,只有24.89元。不要小看這幾十元的晶片,正是因為晶片、面板已經實現國產化,才會有越來越便宜的電視機賣給我們。

相比未能實現晶片國產化的手機產業,其所使用的美國高通晶片,一顆最新的驍龍855晶片的價格就要600元左右。面對如此高價,小米董事長雷軍都忍不住吐槽,驍龍晶片雖好,就是太貴了。

VCD起家的晶片

去年的美國制裁中興事件之後,享受科技紅利的企業深刻認識到,核心技術是用錢買不來的,一旦上游供應端撕破臉,市場換技術戰略立刻就得停擺。晶片國產化已經成了上下共識。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戰略落地,大基金(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頻繁出手,以及科創板的橫空出世,都在重點支持半導體產業的發展。

「中國的晶片產品發展落後於歐美國家,但在兩個領域依然有自己的話語權。一個是軍工,它有國家資源推動。另一個就是消費電子級,部分晶片技術已經國產化,進口晶片不再漫天要價,也帶動了電子產品價格的逐步走低。」中國電子商會副秘書長陸刃波對「我有嘉賓」表示,即便有國產化推動,晶片的研發依然不能只是隨口說一說。「不論是人才還是技術儲備,很多企業都是空白的。」

作為科創板001號的晶晨半導體,身份比較獨特。它是一家外資控股的晶片製造企業,其實際控制人鍾培峰為美國國籍,但他更有一顆中國「芯」。在此前媒體採訪中,鍾培峰介紹,晶晨半導體是其在美國創業時成立的公司,最近幾年把很多資源都投向國內市場,打造晶片本土化戰略,「其實我們90%的員工都在中國,完全是徹頭徹尾的中國背景的公司,包括我自己也是國內出去的」。

關於鍾培峰的創業還有一段晶片姻緣,他與妻子陳奕冰是美國喬治亞理工大學的同學,鍾培峰學的是電子工程專業,陳奕冰學的是物理學專業。後來夫妻倆共同創業,最終,他們用各自所掌握的半導體技術,逐漸打造出一家700多人的晶片研發製造企業。

半導體行業是技術密集型行業,科技技術更新速度較快,促使行業新技術層出不窮。鍾培峰在上世紀90年代創業時是為VCD、DVD企業提供圖像顯示技術。也是從這時開始,晶晨半導體開始積累電視處理和圖像技術,進而涉足音視頻晶片設計領域。

「我們公司也曾經做過很多有意思的產品,當年萬利達DVD兩萬首歌的歌王產品就是我們做的。通過我們的技術,音效已經處理得非常好,完全滿足了老百姓在家中K歌的需求。」在2014年的亞太OTT(網際網路電視)高峰論壇上,鍾培峰表示打造家庭娛樂新模式是晶晨半導體努力的方向,只不過隨著DVD的沒落,此時的晶晨半導體已經將重心全部轉向OTT機頂盒晶片產品。

2009年,晶晨半導體與英國晶片大廠ARM合作,把ARM+Android的架構引入到機頂盒和電視平台,打造出全新的智能機頂盒和智能電視商業模式。自此以後,晶晨半導體便遇到了命中注定的宿敵——華為海思。

華為海思主要提供數字家庭、通信和無線終端領域的晶片解決方案。通俗一點說,就是手機晶片、移動通信系統設備晶片、傳輸網絡設備晶片、家庭數字設備晶片統統都做。只不過在人們的印象中,華為海思最知名的產品是手機晶片。

目前,晶晨半導體晶片產品主要應用於智能機頂盒、智能電視和AI音視頻系統終端等領域,OTT機頂盒晶片在2018年占其營收比例的55.62%。根據市場研究的機構格蘭研究(Guideline Research)的數據統計,2018年度中國機頂盒採用的晶片方案主要以華為海思和晶晨半導體為主,其中華為海思位列第一,晶晨半導體以32.6%的市場份額位列第二。

輕資產的「芯」趨勢

其實,若只看OTT 機頂盒晶片零售市場,晶晨半導體是行業份額的第一位,甚至華為海思所做的OTT機頂盒晶片占市場份額占比都較少。但因為背靠華為H.265編解碼器的核心技術,僅靠晶片設計技術和相關專利,華為海思便足以影響市場。

晶片製造的過程就如同拼樂高積木,先要有一個搭建思路——即晶片的電路設計,然後把切割好的晶圓片作為底板,一層層往上堆疊晶片的製造流程。與拼積木不同的是,樂高是把玩具鑲嵌在底板上,晶片製造則是直接在晶圓片上刻蝕電路圖,最後把晶片封裝,起到保護的作用。

由於晶片的生產非常複雜,准入門檻高,實際流程會非常多。但如果沒有好的晶片設計,擁有再強製造能力都沒有用——設計的角色相當重要。晶晨半導體以晶片設計起家,自然沒有自建工廠的深厚底蘊,因此它使用Fabless(無工廠晶片供應商)作為自己的商業模式。這種模式的主要特點是公司只負責晶片的電路設計與銷售,而將生產、測試、封裝等環節外包出去。優勢在於資產輕,初始投資規模小,創業難度相對較小,公司的運行費用較低。劣勢在於很難以完成指標嚴苛的設計,要承擔各種市場風險,且各種風險率的發生都比較高。

依據是否自建晶圓生產線或者封裝測試生產線,晶片企業可以選擇IDM(Integrated Device Manufacture)模式和Fabless模式。與Fabless不同的是,IDM將晶片設計、晶片製造、晶片封裝和測試等多個產業鏈環節都集中在一家企業身上。優勢在於設計、製造等環節協同優化,有助於充分發掘技術潛力,能有條件率先實驗並推行新的半導體技術(如FinFet)。劣勢在於採用這種模式的企業規模龐大,管理成本較高,運營費用較高,資本回報率偏低。IDM是早期多數集成電路企業採用的模式,目前僅有極少數企業能夠維持這種模式的生產,其中有英特爾、三星、德州儀器(TI)。

20世紀80年代,晶片行業廠商大多以垂直整合元件製造的IDM模式為主,其代表企業便是英特爾。隨著晶片製造工藝進步、投資規模增長,到20世紀90年代,行業逐步向輕資產、專業性更強的Fabless經營模式轉變,該模式專注於集成電路的設計研發和銷售,晶圓製造、封裝測試等環節分別委託給專業的晶圓製造企業和封裝測試企業代工完成,高通、華為海思都是使用的該模式。

晶晨半導體屬於典型的Fabless模式晶片設計企業,在該模式下,晶晨半導體只進行集成電路的設計和銷售,將晶圓製造委託給台積電,封裝和測試委託給長電科技。無需花費巨額資金建立生產廠房、購置生產設備等,晶晨半導體將資源重點放在研發實力,保持技術創新,推出適合市場發展的新產品。

正是這種輕資產的模式,讓晶晨半導體能夠積極響應市場需求,公司的產品也跟隨消費電子的發展趨勢幾經變遷。從成立初期做媒體播放器的解碼晶片到數碼相框晶片,再到OTT智能機頂盒晶片,然後便是進入智能電視晶片領域乃至推出了8K解碼的智能電視系統晶片。

在非智能電視時代,OTT智能機頂盒絕對算得上是一項高科技。但隨著技術的發展,OTT智能機頂盒晶片技術門檻低,存量市場競爭激烈,處於晶片金字塔「底層」的缺點暴露無遺。晶晨半導體把智能電視晶片作為企業產品升級的方向,也是源於智能電視是OTT智能機頂盒的取代產品。

「淘汰一代、生產一代、研發一代是半導體企業的典型特點,晶片國產化進程的緩慢,一方面是國外企業的技術封鎖,另一方面就是這樣的高研發投入與低產出效果,讓晶片長期以來是一門壞生意,直到近幾年國家日益重視,才得到資本的支持。」 陸刃波對「我有嘉賓」說。

把客戶變成股東

OTT智能機頂盒是隨著網際網路發展起來的新型產品,因此晶片企業基本在同一起跑線上,這就給專注於音視頻領域的晶晨帶來了機會。而智能電視晶片市場要比OTT智能機頂盒複雜的多,不僅傳統晶片製造企業雲集,像華為海思這樣的國內晶片企業也開始進入智能電視晶片領域。所以即便擁有本土化優勢,晶晨半導體也很難快速打開局面。

在2011年研發出智能電視晶片後,晶晨除了要實現技術的產業化應用,更要能夠打動下遊客戶的心,讓他們願意用晶晨的產品為自己換「芯」。於是晶晨選擇了最快的捷徑,讓客戶變成自己的股東。

還是純外資股東的晶晨半導體在2015年找到了當時國內家電市場的龍頭企業創維和TCL,為了能夠打開智能電視晶片市場,得到寶貴的訂單,TCL王牌和創維投資僅用2500萬美元就拿到了晶晨半導體16%的股權。

這兩家公司早已對上游半導體晶片產業有了濃厚興趣,TCL集團在2013年啟動晶片計劃,董事長李東生在當時提出:「智能電視和智慧型手機主控晶片供應缺失,對中國企業未來的發展將會有很大的制約,我們要在智能電視和智慧型手機晶片領域有所突破。」創維則在2014年與華為海思合作研發了智能電視晶片。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