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 紀錄片,我媽是一個溫柔體貼,浪漫得要命的風流爺 T (附在綫資源)

2017年12月09日     10,842     檢舉

今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參賽片單中,

中國內地選送的是《戰狼2》。

台灣出人意料地選送了一部看似名不經傳的LGBT題材女性電影。

《日常對話》

這是一部真實紀錄片,

豆瓣評分僅僅8.1分,

看過的人不到2000人。

然而就是它,

斬獲今年柏林電影節泰迪熊獎最佳紀錄片獲獎、

金馬獎最佳紀錄片提名,如今又被台灣選送申奧。

到底這部電影的魅力何在?

其實一直有所耳聞,

但總感覺這部電影無論內容或者演員都太過普通,

很長時間都提不起興致去看。

直到偶然一瞥,忍不住一口氣看完了這短短88分鐘,深深被震撼到了。

《日常對話》是一部真正意義上的獨立製作電影,

片尾的版權所有者不是哪家片廠或製片公司,

是導演本人的名字——黃惠偵。

黃惠偵不是科班出身,甚至沒怎麼上過學,

她用手中的攝影機,將自己與同性戀媽媽的日常生活記錄下來。

紀錄片中的媽媽,一頭和男人差不多的短髮,

穿著很爺們,煙不離手,是一個很男性化的老阿姨。

紀錄片開始,就向觀眾展示了這對母女的日常。

每天早上,媽媽醒來,準備好一家人的午餐,然後出門。

每天傍晚,媽媽會在外面吃過晚餐之後才回家,

回到自己的房間,打開收音機關上房門,獨自睡去。

母女倆生活在同一個屋檐下,卻幾乎連面都見不上。

飯桌上媽媽做的飯菜,似乎是兩人唯一的交集。

在黃惠偵十歲那年,

媽媽因為不堪忍受丈夫賭博和家暴,

帶著黃惠偵和妹妹逃了出來。

東躲西藏,兩個孩子因為沒有戶口,也因為窮困,輟學了。

媽媽的職業是「牽亡」,這是台灣葬禮上的一種儀式,

兩個女兒從小就跟著媽媽做這份工作。

隨著黃惠偵的成長,漸漸知道這是一份底層讓人看不起的工作。

媽媽經常和她的女朋友們混在一起,對黃惠偵和妹妹很冷漠。

後來一個長輩告訴她,你媽媽是個同性戀,是變態。

黃惠偵當時很不能理解媽媽,

甚至怨恨媽媽為什麼要喜歡女人,為什麼要和別人不一樣。

更讓她怨恨的是,媽媽好像一點也不愛她。

黃惠偵長大成人,結了婚,有了一個心愛的女兒,

心裡對媽媽的困惑越來越沉重,壓得她喘不過氣。

她嘗試著用鏡頭去尋找答案。

剛開始的時候媽媽並不配合,甚至是排斥的。

媽媽在家永遠不會多看她一眼,多說一句話。

在外面和她的女朋友們在一起時卻總是歡聲笑語,很快樂的樣子。

於是黃惠偵採訪了幾位媽媽的女朋友。

在她們的口中,黃惠偵聽到的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媽媽。

簡直就是一個溫柔體貼,浪漫得要命的風流爺T。

很多直女都淪陷在媽媽的情感攻勢里,

這些女人即使和媽媽分手後,還滿口誇讚之辭。

女友一號說,自己喜歡看歌仔戲,

媽媽就利用這點來進攻,騎著摩托車帶她去看戲。

媽媽還幫她洗內褲討好她。

甚至在床上非常的體貼溫柔。

女友二號說媽媽特別會講情話,

第一眼看見她跟她就表白,

我從來沒見過這麼漂亮的女生,

這麼吸引我,讓我每天朝思暮想。

女友三號一邊埋怨著媽媽好賭,亂花錢,

卻又拿出媽媽二十年前送的玉鐲說,

自己一直戴著,直到去年斷了還留著。

黃惠偵問媽媽交往過多少個女朋友,

她算了很久說,記不清了十幾個吧。

笑容里有一種掩飾不住的自得。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