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山洞穴居13年的中國農民,被發現後,失去了一個正常人的功能

2019年01月14日     11,822     檢舉

無論任何時期戰爭都是勞民傷財的,一旦發動戰爭,最受苦的都是都生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的平民老百姓。大家都知道,在20世紀中期的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日本侵占了中國大面積的領土。當時中國雖然受挫,但好在地大物博,能夠有基本物資來抵抗外來侵略者。可是當時的日本呢,他們全國總人口本來就少,而且是長途跨國作戰,到了戰爭的後期,能扛得動槍的十幾歲的娃娃都被派遣出來作戰了,導致日本國家本土內勞動力不足了。為了緩解這一現象,日本方東條英機內閣謀劃除了一個殘害中國人的十惡不赦的政策,那就是將中國的戰俘、平民等運往日本,充當勞工!

在一條《1944年度國民動員計劃》中,中國被當作勞工,運往日本的人數達到了4萬餘人,在另一條《有關促進將華人勞工轉移到日本內地事宜》的執行計劃明細記錄中,也確切的提出了提供中國勞工的單位是日本領事館、大使館以及當地的駐軍,不僅如此,更為人們所可恥的是還有對日本惟命是從的汪偽政府。他們在執行這個粗魯而又荒唐的「抓捕勞工」的行動,源源不斷的向日本「運輸」勞動力,其間,這些勞動力大多數都是來源於華北地區,那些有勞動力的中國農民還在田間勞作的時候,不由分說,不加區別的全部抓起來。

那是在1944年的秋天,家住山東省高密縣井溝鎮草泊村的農民劉連仁,在剛剛下地種完麥子回家的道路上,就不幸遇到了一波偽軍,將劉連仁給綁了起來。

當時他的妻子已經身懷六甲,劉連仁無奈還沒有和妻子進行告別,就和800名同胞兄弟在青島的時候就被逼上了「賊船」,被派遣的地方就是日本,從此以後,劉連仁和那些被擄來的同胞們過上了連牲畜都不如的生活。

到了日本沒有多久就進入了冬天,北海道的冬天是異常的寒冷,200個來自中國的勞工,每天所分發的糧食就是1袋粗麵粉,做成的飯連喝個麵糊的量都不夠。所以只好摻上了一些野菜、爛葉子,甚至木屑熬成稀粥,每人勉強才能喝上一碗。有些人實在餓得受不了了,就去垃圾箱裡面撿日本人扔掉的垃圾吃,也有人偷偷去日本人的伙房撈泔水裡面的飯渣…

吃著這種連牲畜都不吃的飯,卻幹著無比累的活。這應該就是說的這些來自中國的勞工了吧。勞工們在這種惡劣的生活條件下在礦井裡挖煤。那時候的礦井可沒有什麼安全措施。隨時都有塌方的危險。空氣中瀰漫著瓦斯的臭味。而且挖煤的勞工每個人每一天的工作量都很大,每天每個人必須要挖夠2噸煤才會有飯吃,挖不夠,不僅僅沒有飯吃,就連覺都不讓睡,還會皮鞭伺候,打到皮開肉綻的時候,並不會給勞工看傷,還會繼續挖煤,有時候傷口裡面沾滿煤渣,就連血都是黑的。

就在這種煉獄班的生活下,就只過了短短的8個月,200個勞工就還剩下了不到70人。

劉連仁這種生活過夠了,身單力薄的他想要反抗但是反抗無效,得到的無非是拳腳伺候,所以他只有逃跑,離開這個人間煉獄。這種逃跑、被抓、受酷刑、再逃跑的經歷,劉連仁不知道經受了多少次。直到1945年7月的一天夜裡,劉連仁打暈了監工,再次逃了出去。

恐懼和嚮往自由的信念一直在催使著劉連仁加快腳步,在給夜裡狂奔。雖然沒有方向,沒有目的地,但是離開這人間煉獄是劉連仁想要活下去的唯一希望。他不停的奔跑,不知道過了多久,就進入了一個深山老林中,從此過上了那種茹毛飲血的野人生活。

風餐露宿成為了劉連仁的基本生活方式,因為沒有食物,所以劉連仁經常吃野草、蘑菇來果腹,會食物中毒那屬於是家常便飯,晚上的時候他才敢下山去尋找土豆、豌豆等一些人能夠吃的食物。

這樣的日子不知道過了多少年,在1958年的1月底的一天,那時候的北海道的雪還沒有融化,劉連仁正待在一個山洞裡面避寒,大雪幾乎將洞口封住。就在這時,他突然聽到有腳步聲,然後接著「撲通」一聲,山洞口的雪突然崩塌下來,原來是一個人的腳伸了下來,探了探,沒感覺探到什麼東西就將腳伸了回去。劉連仁看到這隻腳,早就嚇到失聲,因為那8個月的煉獄生活已經讓他成為了驚弓之鳥。

但是在山洞中呆了13年的劉連仁早就沒有了外界消息,更不知道此時中國人們已經抗戰勝利。

來劉連仁居住的山洞的人是一個日本的獵戶,因為在一段時間的觀察後,又發現了山洞周圍的人類的腳印,所以就趕緊通知了日本的警察,劉連仁被抓了起來。同時當地的新聞界也對這起百年奇聞非常感興趣,並且將此刊登出來。當時中國駐日大使館也非常重視這件事情,並且派人去詢問他的一些情況,但是在見到劉連仁的時候,發現他已經失語了。原來在13年的野人一般的生活中,劉連仁一句話都沒有說過,所以基本喪失了語言能力。

幸運的是,就在1958年4月15日那個陽光明媚的日子,劉連仁乘坐「白山丸」號日本輪船回到了離別有14年之久的祖國的懷抱。在天津市塘沽碼頭,劉連仁14年以來,第一次踏上祖國的土地,他也受到了熱烈的歡迎,自己的妻子,弟弟,還有沒有見過面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