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上唯一的女狀元,才華橫溢卻淪為「玩物」最終被拋屍長江

2017年10月31日     1,957     檢舉

眾所周知在中國古代的封建社會裡大家普遍認為「女人無才便是德」,因此那個時期的女人除了一些書香世家的小姐外,其他普通家庭的女人是很少有機會讀書的,所以科舉考試只有男人何以參加,女人只需要在家學習一些刺繡等女工,她們恪守「三從四德」,即使有些女子擅長琴棋書畫,吟詩作賦也不會輕易的拋頭露面。然而在清朝末年太平天國運動期間,有一位女子才華橫溢,滿腹經綸,不僅參加了科舉考試而且一舉奪冠,成為中國歷史上唯一的女狀元。從此踏入政壇,一時間風光無限,後來卻淪為掌權者的「玩物」,「寶貝」無名無分,最終結局悽慘。

傅善祥是清朝末年南京人,她出生在書香世家他的父親是一個學富五車的讀書人,奈何卻屢試不中。在父親的薰陶下她從小就開始讀四書五經,並且憑藉聰慧的才智很快就可以吟詩作對,成為十里八鄉的小才女。在她8歲那年她的父母相繼病死了,他的家庭也迅速的衰落了,只能和哥哥相依為命的生活。傅善祥13歲時,她的哥哥遵照父親的遺命把她嫁給了從小定有婚約的李家,丈夫比他小6歲,結婚時還是一個玩泥巴的小屁孩。傅善祥18歲時丈夫不幸生病去世了,還沒有圓房的她一夜間成為了寡婦。她的婆家看她年輕漂亮,擔心日後耐不住寂寞所以想把她賣掉,得到消息的傅善祥從此逃離了李家。

正巧當時的南京城被洪秀全的太平軍占領,並改名為「天京」定為國都。1853年春末,天王洪秀全頒布詔書:為了招賢納士將進行一場科舉考試,並且破天荒的增加了「女科」,這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允許女人參加的考試。傅善祥聽到科考的消息後便去報名參加了,當時科考的題目為均為「太平天國天父天兄天王為真皇帝制策」,傅善祥憑藉文思泉湧,才華橫溢很快的寫完了一篇文章,尤其是文中的觀點,更是讓閱卷官員的一致好評:「三皇不足為皇,五帝不足為帝,惟我皇帝,乃真皇帝。

並且這份考卷很快傳到東王楊秀清的案頭,楊秀清看完後虎顏大悅」,提起硃筆毫不猶豫地將傅善祥點為女科狀元。就這樣傅善祥考中本次科考第一名,成為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女狀元,也是唯一的女狀元。科舉考試結束後,楊秀清親自點將把傅善祥招進東王府,加以重用。任命傅善祥為「女侍史」。負責輔助楊秀清起草文案以及文獻的整理工作。因為精明能幹,傅善祥後來又升任「簿書」,幫助東王批閱所有來往的文件、書札。

傅善祥進東王府那天起楊秀清就被她的美色吸引了,表面上任命她為「女侍史」,名義上是負責幫助楊秀清整理管理文案,實際上是楊秀清為了和美人每天共處的一個藉口。傅善祥每天所做的工作就是像妻妾一樣伺候好這位高高在上的王爺,一代才女就這樣成為了楊秀清手中的「玩物」。其實垂憐傅善祥美色的不止楊秀清,天王洪秀全聽說東王有一個美麗端正的女助手後,經常以整理天王府文案為由把傅善祥借到天王府,實際上是伺候洪秀全的風月之事。從此傅善祥淪為了楊秀清和洪秀全兩個人的玩物。

後來東王楊秀清欲圖謀反,因此引發了太平天國的內亂,在洪秀全的密謀下東王府被殺的雞犬不留,二萬多太平軍將士身首異處,屍體丟在秦淮河中。據說傅善祥也在這場戰亂中死於非命,屍體被拋入大江之中,隨水東流而去。一代才女從此香消玉隕,人世間空留下一段說不盡悽慘佳話。